首页 >
  隔得远,他听不到,但裴辰阳不认为她们会说什么好话。  “对啦对啦,学以致用了,所以,我的话你也必须听。”宋唯一加重语气,警告道。  七宝还是摇头。  真的,她这辈子都没见过像阳阳妈妈这么聪慧的女人了,那句话叫什么?对,内有乾坤!   “什么照片?”   “最好两条都拧断了,保证我永远也逃不掉。否则,我总会跑的,徐子靳,只要我有机会,我就会跑的。”严一诺大笑,斩钉截铁地回答。  一路拒绝到了自己门前,舒刃朝青栀告了一声别,回身便钻进了屋子。   这一日,是官员的旬休日,京城罕见的下起了大雨。  “不闹了,听话。”  圣僧商总:……  难道是修炼遇到瓶颈了?   两人是妯娌,一个是陈五嫂子,一个是陈七嫂子。   她的声音很大,路上经过的人,都忍不住多看他们几眼。  “我女儿,你说不关我的事?你宁愿背着我将孩子生下来,也不愿意让我跟她团聚?夏悦晴,你就这么狠心?”   裴辰阳不由分说,将裴逸白拖了上去。   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严一诺,只看到眼角一道身影重新钻了回去。   而他今天选择跟夏悦晴说自己的过去,结果证明,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  徐子靳削薄的唇微微扬起,“只能说,是一个小小的圈套,但是你们将他当成救命稻草,怪的是谁?”   “不麻烦,不麻烦。”赵父呵呵笑着,看着裴辰阳是越看越中意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